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更多

© 2005-2017 我母亲常和父亲吵架疑心很重。我们家在大路旁过路的人很多每次吵我就怕别人听见。十七八岁便把自己封闭起来觉得每个人都那难沟通你跟他讲实话真话他却把你的话分析得支离破碎。虽然后来开始修行但这些阴影始终都在,直到零六年读了您的修真金丹论和演道传,如获至宝正适合我这样的初修才真正开始敞开心扉,之前一直读严老师的书一本严新大师在北美一捧至少是十二年因您而读南先生的书,我跟朋友讲书读陈老师和南先生的功修严老师的此生足矣。感恩老师每天的法布施愿老师和家人褔寿康泰。我说其实本来没有什么阴影来自执着和无明,执着于你自己执着于你三姐带给你所谓伤害的感受就成了阴影,执着于吵架怕别人听到就关门就压抑自己,这本质上还是无明就是不明理。吵架就吵了吵完拉倒别人听见就听见了又能怎样。但我们太在意自己和他人就给自己增添很多负担,所以学佛的人要事去心空心无挂碍才能解脱。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